叶落桥临

结束了,都结束了。

你咋回事就是不给我四星leo,平常单抽出奇迹我会很开心可是现在我悲伤到呕吐,没有四星leo我要死啦!

【leo司】Singing

♞大概是颓废时期leo的故事,军训生病请假回家躺床上听rib的singing时像是leo的inspiration一样蹦哒出来的脑洞
♞BGM:《singing》--りぶ
♞求dalao们不挂,心脏不好QAQ【向dalao低头.jpg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wwww
♞如有不适,请右上红叉

背光的房间里窗帘紧紧的拉着,平常就很阴暗的房间这时更是一点光亮没有,而在这同时房间里也是安静的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一间长年没有人使用的房间。

“刷刷刷”的碳素笔摩擦纸张的声音打破了房间内的宁静,时不时还会有纸张被蹂躏而发出的无力呜鸣,紧接着是纸团掉落在地上细小声响。月永レオ靠着墙壁坐在地上,手里拿着碳素笔飞快地在乐谱上写下音符,却又因为不满意似的皱着眉把刚写好的乐谱揉成纸团随手一扔,拿起另一张空白的乐谱又开始创作,不厌其烦的循环着同样的动作。

「……为什么,为什么inspiration消失了?」月永レオ喃喃自语着,往日里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绿眸此刻变得黯淡无光,迷茫、惶恐、颓废,充斥在他的眼里形成一层看不清深处的雾霾。他直接无视了紧锁的门外妹妹ルカ担忧的话语,只是隐约听到了“要出门”,手上作曲的动作却也从始到终没有停下过。

月永レオ因在与天祥院英智的对决中败北而休学已经过去了几个月,这几个月他一直处于一种极度颓废的状态,常常待在房间里作曲,饭也很少吃,ルカ对此也十分担心却又不知道做什么才好,这期间濑名泉也来找过他,简略地和他说了knights近况,说话语气也和他休学之前的毫无变化,这是让月永レオ放安心的地方,至少他知道他的团员,他的knights还是好好的。

唔,说起来上次セナ好像说过来了个一年级的新人。月永レオ不知怎么的想起了一个星期前濑名泉和他提的一年级新人,还抱怨这个新人的各种不是,倒是一下子让月永レオ来了兴趣。

心里“回梦之咲看看”的想法在叫嚣着,月永レオ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做心理斗争,片刻后他站起身来,完美地以“出门寻找新的inspiration”为理由把锅甩给灵感,从衣柜里翻出校服外套穿了起来,为了掩人耳目还找了一顶鸭舌帽戴上,橙发因为长时间无心打理而变得有些偏长,软软的垂在脖颈边。

梦之咲的校服和三年级的绿色领带使门卫保安并没有拦住月永レオ,虽然戴着刻意压低帽檐使阴影遮住脸的鸭舌帽十分可疑,但是量身定做的校服是无法否认的。

月永レオ凭借着休学之前的记忆找到了knights的活动室,按平常来说练习时间已经过了才对,可是有一种莫名的思绪促使他一定要去活动室。月永レオ来到活动室门前,门没关,他偷偷的探进头去看了看————偌大的活动室内只有一个暗红色短发的少年在反复练习着舞步,汗水随着动作在半空中划开弧度。
哦哦,新人。月永レオ的记忆里没有暗红色短发的团员,一下子就断定了眼前这位跳着knights组合舞步的少年是濑名泉所说的一年级新人。他又把鸭舌帽压低了一点,在确保看不到脸的情况下才安心地走进了活动室。

全身心都投入于练习的朱樱司并没有发现月永レオ走进了活动室。还挺努力的啊,月永レオ看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朱樱司心里这么想着。他就这么盯着朱樱司看了一会儿,有一个明显和策划舞步有些不同的舞步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里的动作不是这样的。」下意识的就指出了错误的地方,但他还是刻意压低了声调,把平常说话的奶音盖掉了。朱樱司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额,Please,who  are  you?」

「……我是梦之咲刚刚毕业出去的学员今天回来看看,你是knights的新人?」月永レオ随口编了个谎,看朱樱司点了点头,又继续说了下去,「还有刚刚的舞步应该是这样的。」说着跳起了刚刚朱樱司在跳的舞步,只是一个地方跳的稍有些不同。

在朱樱司看来这流畅度极高几乎挑不出什么缺点的舞步让他的疑心降低了不少,这堪称完美的舞步的确是只有前辈才跳的出来的,而他的语气也随之变得尊敬起来「前辈,请问刚刚那个舞步的knack是什么呢?」

「啊,你还看没懂啊,就是这样……」月永レオ又给他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舞步,而这一次明显放慢了速度。

朱樱司明白了似的自己尝试着重新跳起了为难他已久的舞步,却没注意到那个头发有些长的前辈悄悄的离开了。

「Thanks  very  much,前辈的……guidance?」当朱樱司成功跳出那部分舞步的时候喜出望外,心想练习舞蹈的方面应该可以不脱前辈们的后腿了,转过身想道谢却不见了月永レオ的人影。

「今天你去梦之咲看到末子了?」濑名泉从游木真监视网那里得知在梦之咲里看到了王樣以后马上赶到了月永家,而开门的却意外的不是ルカ而是月永レオ,虽然没有目睹他的王樣回梦之咲做了什么但是也多少猜出他是见到了朱樱司。

「是哦!是个努力的孩子呢☆」月永レオ也不掩饰就承认了,还向濑名泉露出了久违的天真笑容。

看着月永レオ的笑容,濑名泉愣了一下,忍不住微微勾起唇角「那么王樣,打算要回来了吗?」
「嗯,再过一段时间,セナ你就准备迎接我吧☆啊啊啊inspiration要溢出来了!」月永レオ一下子拿出放在口袋里备用的马克笔在茶几上绘制起那些充满生命力的音符来,这一次不再是死气沉沉,月永レオ他在赋予音乐生命。

「喂!王樣不要乱画茶几啊!」

「うっちゅ~☆我的knights♪」

月永レオ风风火火地推开门向他的knights打了个招呼,而团员们都已经习惯了似的回应了他的话语以后又各自做起了自己的事,只有朱樱司不满地说了レオ几句。

「leader不要这样突然推开门还大吼大叫的很失礼啊!」朱樱司因为气恼而习惯性的鼓起了脸,而他的leader还不识时务地一边说着「哈哈哈哈スオ你果然很有趣,最喜欢有趣的人了,我爱你哟~☆」一边捏着他的脸。

朱樱司废了好大的劲才从月永レオ的“魔爪”下挣脱出来,「真是的leader不要随便说这种让人worry的话啊,还有请不要捏我的脸!」

「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啊スオ。好了该说正事了♪」月永レオ从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乐谱,「knights的新曲,我完成了哦☆」

听到这话濑名泉和鸣上岚才停止了手中的工作(照镜子扑粉饼和看游君的照片【bushi),朔间凛月也清醒了不少,抬头看向レオ司那边。

月永レオ把乐谱递给朱樱司,笑着说「来歌唱吧,就像那个时候一样!」。朱樱司心里很清楚レオ说的是什么,那次因为他的任性而发起的与leader的对决live,所以他也会意的点点头,看着乐谱轻轻地哼唱了起来。

至于那次live发生了什么。レオ和司可都是是深深记得的。

大概能算是番外?【什么这东西还能有番外

【只是想说「谢谢」而已】

「我的小骑士啊,我能赋予手无寸铁的你的就只有歌唱而已了,所以歌唱吧!打败我这个暴君吧!」レオ穿着以黑色为底色的演出服装,和司穿的白色底色的演出服是对立的色彩,可现在这位国王却向他的小骑士展开了双臂,像是要拥抱他一样。

「……leader。」司看着眼前明明没有比他高多少此刻却显得如此高大的国王大人,莫名把他和几个月前在活动室指导他练习的无名前辈重叠,「那个,leader,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哈?有这种事吗,我可不记得呢。」レオ反应极快一下子就编了个谎准备糊弄过去,却又明知故问的说出一个问题「那个人是谁呢?」
「嗯就是一个guidance过我练习的前辈,只是想说声thanks而已。」司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因为那位前辈有着和leader一样的orange  hair,所以我认错人了。」

「这样啊,我觉得スオ的感谢他一定听得到哦,因为是宇宙人啊♪うっちゅ~☆」レオ又重新变回了那个闹腾的国王大人,司甚至认为刚刚的那个关心后辈的レオ只是幻觉。

「啊啊啊inspiration要溢出来了,快点快点,让我记下来,全世界的财产就要流失了!」レオ拿起放在休息室桌子上的马克笔就在墙壁上开始了他那堪称孕育生命的创作。

「leader请不要在墙壁上作曲啊!」

今天的knights也依旧是梦之咲的豪强组合。【bushi

——Fin.

感冒38.4°C的产量可能有错字,欢迎捉虫√【精神恍惚到后面完全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反正一定是什么ooc的东西,哦凑
第一次发文萌新瑟瑟发抖